萧连、璧雪、水仙忠实爱好者【无垢山庄连庄主脑残粉】

雷点多,事儿精,更文慢,欢迎催更【如果你能催的动的话】

看文的小可爱们感谢不嫌弃【欢迎唠嗑】

安安静静写文,有三五好友足矣。
惟愿明月清风,你我皆从容。

关于

最近一个月要准备考试,停更一段时间ɿ(。・ɜ・)ɾ

【萧连】 将离 (二十七)

第二十七章


凌空皓日渐渐西斜,已是未时三刻。


凤凰楼宾客满座、座无虚席,来自江湖四海的侠士于席间推杯换盏、互相称颂,好不和睦融洽。只是人来人往间却丝毫不见宴席主人林雁北的影子。


萧十一郎随着上菜的仆役端上了宴席的最后一道菜,垂着头打算不声不响混在人群中离开。


给后院那尊大佛开完了小灶之后,管事仍是闭口不提结账的事,只是一味的拉着他,请他来酒楼帮一天的工。


萧十一郎推脱不过,便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。


虽说眼下他没有被人认出来,但总归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萧十一郎边垂头退出大厅,边在心底里盘算待会怎么说服管事给他结账,放他离开。


大厅里吵吵嚷嚷,虽说主人...

【萧连】 将离 (二十六)

第二十六章


天刚刚蒙蒙亮的时候,萧十一郎便赶着车出了镇子。


星月之辉渐褪,湛青的苍穹渐渐透出一点青灰,东方天际隐约有金光浮现。


官道之上人迹稀少,只有马蹄与车辙行过的声音,萧十一郎独自驾着车,口中随意哼着调子,载着满满一车的豆腐向颍州城赶去。


前两日颍州城最大的酒楼“凤凰楼”在乔老头那里订了两担豆腐,他们半夜里便起来赶工,这才赶在天亮前做好了豆腐,装了车,让萧十一郎马不停蹄的送往城中。


萧十一郎摸了摸右侧眉梢的假伤疤,口中的调子虽然欢快,但他的心已经沉了底。


颍州城中早已布好了天罗地网,只等他来投。虽说眼下他隐了姓名,易了容貌,但难免有熟悉他的人会认出他...


结局小片段1.0版本

黑云欲摧,闷雷滚滚。

冰冷的雨滴落在萧十一郎手中的长刀之上,刀锋一转,便被甩落在一旁。

连城璧立于他身后,单薄的脊背紧贴着他,手中长剑寒芒微闪,映出他一双带着决绝意味的双眸。

无极殿前围满了人,自上而下望去,黑压压的一片,刀光剑影闪烁,直指被围在中心的他们二人。

萧十一郎微微侧首,看向身后被雨淋透的连城璧,突然大笑了三声,“今日你我若是一同死在这里,倒也不算太过遗憾。”

连城璧也笑了,目光扫过面前一排试探着上前的死士,眼中杀意隐隐,“让你陪我一同死,你会不会觉得委屈。”

萧十一郎半侧过身,未握刀的手紧紧攥住了连城璧空余的左手,眼底的柔情似是破开天光的第一缕朝...

【萧连】 将离 (二十五)

第二十五章


方义杰的手腕被那汉子死死攥在手中,他一个练家子,几番试探下来,竟然不能撼动半分。


其余三兄弟见状连忙站起身,亮出了兵器,将那汉子团团围在中央。


乔灵被乔老头拉至一旁,担忧的看着被围在中央的汉子,脸上的泪还未干,颤着声喊道,“石头哥,小心啊。”


唤作石头的汉子松开了手,顺势将方义杰推到一边,眼神冷冷的扫过四人。他的身形较为高大,肤色稍黑,两颊胡茬遍布,一道疤自右侧眉梢一路蔓延至下颌,眼神冷冽似是一头盯上猎物的野兽。


四兄弟摸不清他的底细,竟一时犹豫着不敢上前。


没想到这乡野之地竟然有这等扎手的点子。


徐仁杰抱拳略向那汉子一拱,沉声道,“不...

【萧连】 将离 (二十四)

下卷  ·  同归


第二十四章


腊月初八,颍州临溪镇。


年关将至,家家户户都备起了年货。恰逢腊八时节,长街之上弥漫着腊八粥的清香。平民百姓忙忙碌碌一年,为的就是可以舒服的过一个好年。


临溪镇位于颍州之东,淮水以北,以小镇中穿流而过的清溪闻名。


清溪自镇外五里的高山顺流而下,一路穿过小镇,将临溪镇分割两岸,最后汇入淮水。


溪水清凉甘甜,养育了这一方水土,也成就了临溪镇有名的特色小吃。


“清溪豆腐”是一家小磨坊,老板乔老头在临溪镇生活近60年,也做了近60年的豆腐,他店里的豆花在方圆几里内都是令人叫...

【萧连】 将离 (二十三)

第二十三章


夜色弥漫,雪仍旧未停。


连城璧的卧房里燃满了灯烛,门外长廊上的宫纱灯也依次被点燃。


整座无垢山庄亮如白昼。


连城璧静静坐于桌前,灯火照在他的脸上,他的脸苍白如纸,隐隐能看见皮肤之下淡青的血管。


闻声赶来的护院被他遣退,房间里只剩下立于门口的风四娘。


连城璧倒了杯热茶,轻轻推到面前的座位,点头示意门口的风四娘,“天寒地冻,四娘深夜来访,还是先喝杯热茶,暖暖身子吧。”


风四娘皱着眉盯着连城璧,慢慢走至桌前,刚刚连城璧身上散发出的杀意还令她心有余悸。


而此刻连城璧含笑坐于桌前,温润有礼,丝毫没有因为她的闯入而恼怒。


她不相信连城璧会杀...

【萧连】 将离 (二十二)

第二十二章


连城璧淡淡道,“是秋凝,对不对。”


自秋凝出现后,他便开始怀疑。秋凝虽声称与他有杀父之仇,一路之上却半分没有为父报仇的意愿。她更像是为了确保他一路顺利抵达姑苏。


可他们既然安排了一个假连城璧,又为何放任他前来拆穿。


是因为他们发觉他比起萧十二郎有更大的用处?


萧十二郎听闻了连城璧的一番推断,瞬间便明白了为何这段时间与秋凝断了联系。


原来自连城璧重现江湖的那一日起,他便已经成为了一颗弃子。


假的永远成不了真。他永远都不可能成为连城璧。


连城璧的目光不再看向萧十二郎,而是望向风雪漫天的门外。


“想必你也不会知晓他们的目的。”...

【萧连】 将离 (二十一)

第二十一章


夜雾沉沉,大雪倾城。


姑苏城已经有很多年没有下过如此大的雪,铺天盖地,只顷刻便淹没了街上的青石板。


路上行人均行色匆匆,天寒地冻,又有谁不想早早归家喝一碗家人捧过的热汤。


萧十一郎趴在酒肆脏兮兮的桌子上,手里还搂着一坛喝了一半的高粱酒。


姑苏地处江南水乡,风物人情无不带着江南独有的绵软细腻,就连酒也是软绵绵的。


风四娘陪着萧十一郎跑遍了大半个姑苏城,才找到这么一家卖高粱酒的酒肆。


虽不似塞北的烧刀子那般肆意呛喉,却也是后劲十足,足以痛快一醉。


萧十一郎抱着酒坛肆意豪饮,酒液顺着他的嘴角流下,打湿了他胸口的衣襟。


本就已经足够落拓...

【萧连】 将离 (二十)

第二十章 


萧十一郎低声道,“确是如此。” 


此言一出,满堂哗然。 


当日水月楼一役死伤者甚众,存活者也只剩下萧十一郎与风四娘。 


满堂宾客当然不会相信萧十一郎的片面之词,但见连城璧一副笃定相信的表情,便也不好再言语什么。 


没有人会相信萧十一郎,但也没有人会质疑连城璧。 


“沈璧君”面色惨然一片,神色凄惶的看向“连庄主”。 


“连庄主”上前一步,面色平淡的直视着连城璧,“阁下既然说在下是假的,而你才是真正的连城璧,空口无凭,可有证据?” 


连城璧蓦地笑出了声,笑...

1/7

© 沅和 | Powered by LOFTER